湖北11选5中奖助手
當前位置:財經網原創 >
個股查詢:
 

地方銀保監局下發監管提示函,銀行互聯網貸款業務未來路在何方

本文來源于財經網 2019-01-15 15:07:26
字號:

作者:劉新宇 中倫律師事務所

據媒體報道,1月9日,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浙江監管局(以下稱“浙江銀保監局”)對各銀保監分局、杭州銀行和各城市商業銀行杭州分行下發了《關于加強互聯網助貸和聯合貸款風險防控監管提示的函》(浙銀保監便函〔2019〕9號)(以下稱“監管提示函”或“該函”)。

監管提示函的內容雖然僅有三條,但在行業內引發了不小的震動。

一、監管提示函重點內容

(一)監管要求的重申

監管提示函再次重申了141號文中已經明確的以下幾點:

1、不得將授信審查、風險控制等核心環節外包。

2、不得以任何形式為無放貸資質的機構提供放貸資金,不得與無放貸業務資質的機構共同出資發放貸款。

3、不得接受無擔保資質的第三方機構提供增信服務以及兜底承諾等變相增信服務。

(二)監管要求的新增

除上述重申的監管要求以外,該函增加了針對城商行、民營銀行開展互聯網聯合貸款業務方面的屬地化要求:

1、要按照客戶身份證地址、主要業務經營地、主要居住生活地等維度,建立統一的屬地經營規則,按照異地授信管理相關文件的精神嚴格管控異地授信。

2、轄內城商行、民營銀行法人原則上只能經營本行有分支機構的地域的客戶,轄內城商行分行原則上只能經營省內的客戶。

二、監管提示函的影響

當前,幾乎所有商業銀行均或多或少地參與或開展互聯網貸款業務。

以放貸主體為標準,可以將銀行互聯網貸款的業務模式劃分為直接貸款和聯合貸款兩大類。監管提示函對于以上兩類業務模式均產生了直接而重大的影響。

(一)直接貸款

1、業務模式

市場上雖然也存在部分傳統商業銀行通過手機銀行或直銷銀行推出自主研發的純線上信貸產品,直接獲取C端客戶。但有目共睹的是,受制于金融領域的強監管態勢和傳統銀行科技力量相對薄弱等因素,傳統銀行的互聯網化發展之路一直舉步維艱,大部分直銷銀行的發展事實上非常有限。

相對來說,更常見的業務模式是商業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推出信貸產品。銀行看中的一方面是金融科技公司在獲客方面的經驗和數據積累,另一方面是在反欺詐、網絡風險防范等領域的技術和風控能力。因此,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重點在于獲客和風控兩個層面。

2、監管提示函的要求

監管提示函針對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提出了以下要求:

在內部管理層面,進一步明確“參與銀行應開發與業務匹配的風控系統、風控模型,配備專業人員。應獨立開展客戶準入、風險評測、貸款額度和貸款利率確定、貸后資金用途管理。”

在外部合作的權利義務層面,銀行要進一步梳理完善與合作機構合作的協議條款,明確各自權利義務和職責邊界,明確銀行與合作機構在客戶信息共享、風險防控、不良處置化解、貸款核銷、消費者保護等領域的權利義務。

3、主要影響

在線上獲客方面,此前銀行更多地依賴于流量巨頭輸送貸款用戶。但該業務合作模式中,風控、貸中管理、貸后催收和兜底責任一般由合作機構承擔,銀行更多地異化為單純的放貸資金提供方,在“核心業務不得外包”的監管要求下,逐漸被淘汰。

目前比較典型的合作模式是由金融科技公司為銀行輸出風控技術,金融科技公司向銀行提供技術服務、量身定制風控模型系統等,由銀行使用前述系統和技術對客戶進行反欺詐驗證、信用評估、風險評估、核定信貸額度與價格等。在現有監管體系下,風控輸出的業務模式可能會被更廣泛的采用。

(二)聯合貸款

1、業務模式

自141號文提出了“不得以任何形式為無放貸資質的機構提供放貸資金,不得與無放貸業務資質的機構共同出資發放貸款”后,實際上目前主要的聯合放貸模式是傳統銀行與互聯網銀行的聯合放貸。典型的互聯網銀行包括微眾銀行、網商銀行、新網銀行等。

2、監管提示函的要求

除了重申141號文的監管規定外,此次下發的函針對聯合貸款業務又提出了以下新增要求:

(1) 不具備互聯網貸款的核心風控能力和條件的銀行,不得開展聯合貸款業務。

(2) 明確各自權利義務和職責邊界,明確銀行與合作機構在客戶信息共享、風險防控、不良處置化解、貸款核銷、消費者保護等領域的權利義務。

(3) 對于無法提供貸款審查審批基本資料,或者所提供信息無法滿足貸款審查審批需要的合作機構,不得與其開展聯合貸款業務。

(4) 城商行、民營銀行開展互聯網聯合貸款業務,應堅守“立足當地、服務當地、不跨區域”的定位,將長期可持續發展作為目標,通過互聯網渠道引入在自身營銷、服務和風險管控能力范圍內的客戶。要按照客戶身份證地址、主要業務經營地、主要居住生活地等維度,建立統一的屬地經營規則,按照異地授信管理相關文件的精神嚴格管控異地授信。開展互聯網聯合貸款業務,轄內城商行、民營銀行法人原則上只能經營本行有分支機構的地域的客戶,轄內城商行分行原則上只能經營省內的客戶。

3、主要影響

目前,互聯網銀行貸款業務上大多數作為發起行,與傳統銀行合作開展聯合放貸模式進行,即互聯網銀行(即推薦行)負責精準獲客、風險管理、運營服務,基于共同的貸款條件和統一的借款合同,按約定比例出資,聯合傳統銀行(即被推薦銀行)向符合條件的借款人發放的貸款。像微粒貸等信貸產品即采用了以上業務模式,客戶獲取的貸款資金主要來自于各傳統銀行。

對于被推薦行來說,除了放貸規模和利潤的提升外,對于其核心風控能力、客戶積累等方面并無多大裨益。在與有資質的機構開展聯合貸款業務時,被推薦行此前仍不能擺脫淪為資金通道的局面,在“不具備互聯網貸款的核心風控能力和條件的銀行,不得開展聯合貸款業務”的要求下可能將受到遏制。

而對于推薦行來說,監管提示函的打擊更為嚴重,主要體現在資金來源和屬地化要求兩個層面:

(1)資金來源

就目前發展情況來看,互聯網銀行的信貸業務資金大部分主要來自于注冊資本和同業資金。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關于改進個人銀行賬戶分類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銀發[2018]16號),銀行賬戶分為I、II、III類賬戶,II類賬戶較I類賬戶少了轉賬(向非綁定賬戶轉賬)功能,且僅可進行小額取現。III類賬戶僅能辦理小額消費及繳費支付。按照監管規定,互聯網銀行通過非現場渠道僅能開設功能受限的II類賬戶,使得互聯網銀行吸儲功能受到制約。

微信截圖_20190114164810

由于缺少線下網點,線上遠程開戶受限,盡管互聯網銀行通過各種優惠措施,但吸收存款依然存在諸多困難。現階段互聯網銀行資金來源多數依賴于股東資金以及同業資金,客戶存款占比較低,資金渠道單一。

而監管提示函對于城商行等資金不得出省的要求則很大程度上遏制了互聯網銀行與城商行聯合放貸業務的發展。

(2)屬地化要求

自2014年民營銀行牌照放開以來,監管部門已批準籌建了17家民營銀行,其中多家民營銀行屬于互聯網銀行。據公開渠道獲取的信息顯示,部分互聯網銀行基本信息如下:

微信截圖_20190114164953

根據對上表及行業實踐的總結,互聯網銀行具有以下幾個特點:

互聯網銀行的股東主要為國內大型互聯網巨頭公司,通過背后的股東方的用戶基礎和導流優勢加快其線上業務發展。 借助技術手段實現業務創新,服務于線上用戶。 運用互聯網、大數據等優勢,在服務模式、客戶群體、風控制度等領域進行創新,為沒有享受到傳統銀行完善金融服務的消費者和小微企業提供小額貸款服務。 在服務模式上不設物理網點,主要通過在線展業,絕大多數業務均通過在線申請、云端審批并迅速完成簽約。 在風控制度上主要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手段和模型實現對個人的征信分析,絕大多數貸款產品都不需要抵押和擔保。

而監管提示函提出的屬地經營規則、嚴格管控異地授信的要求,和互聯網銀行與傳統銀行開展聯合貸款業務所采用的線上貸款模式本身打破地域限制的互聯網屬性相沖突。雖然本函是針對轄內城商行、民營銀行的互聯網聯合貸款業務進行的風險提示,與傳統商業銀行的互聯網貸款業務以及互聯網銀行的線上業務并無直接聯系,但不可否認的是,在此項監管要求下,互聯網銀行與傳統銀行的聯合貸款業務發展可能會受到較大的限制。

三、結論

雖然浙江銀保監局的該監管提示函僅針對本地域范圍內的監管機構和商業銀行,無論從發文主體、受眾或者文件本身的效力上來看,都存在適用方面的局限性,但結合去年年底一份網傳版本的《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稱“辦法征求意見稿”)的內容,我們發現二者在監管態度和監管要求上存在異曲同工之處。因此,我們傾向于認為浙江此次監管提示函的下發,可能意味著監管并未放棄和放松對于銀行互聯網貸款業務的強勢監管。無論對于傳統銀行、互聯網銀行或金融科技公司來說,都應當對這一強監管趨勢加以重視,并作好應對準備。

 

附:《關于加強互聯網助貸和聯合貸款風險防控監管提示的函》原文

 

關于加強互聯網助貸和聯合貸款風險防控監管提示的函

各銀保監分局,杭州銀行,各城市商業銀行杭州分行:

近年來,轄內城商行和民營銀行通過引入互聯網科技公司助貸或者與互聯網金融機構開展聯合貸款業務(以下統稱互聯網聯合貸款),擴大了業務場景、增加了客戶引流渠道、推動了業務發展。但我局在日常監管中發現,部分銀行開展互聯網聯合貸款業務不夠審慎、合規。為此再次強調城商行和民營銀行開展相關業務要遵守《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整治辦函〔2017〕141號)、《浙江銀監局和寧波銀監局關于印發<關于規范浙江轄內銀行業金融機構異地授信業務的指導意見(試行)的通知>》(浙銀監發〔2013〕20號)等文件中的相關監管要求: 

一、核心風控環節不得外包

開展互聯網貸款業務應立足于自身的風控能力建設,完善本行的風險控制策略。一是不得將授信審查、風險控制等核心環節外包,不能異化為單純的放貸資金提供方。參與銀行應開發與業務匹配的風控系統、風控模型,配備專業人員。應獨立開展客戶準入、風險評測、貸款額度和貸款利率確定、貸后資金用途管理。二是不得以任何形式為無放貸資質的機構提供放貸資金,不得與無放貸業務資質的機構共同出資發放貸款。三是不具備互聯網貸款的核心風控能力和條件的銀行,不得開展聯合貸款業務。 

二、立足當地不跨區域

城商行、民營銀行開展互聯網聯合貸款業務,應堅守“立足當地、服務當地、不跨區域”的定位,將長期可持續發展作為目標,通過互聯網渠道引入在自身營銷、服務和風險管控能力范圍內的客戶。要按照客戶身份證地址、主要業務經營地、主要居住生活地等維度,建立統一的屬地經營規則,按照異地授信管理相關文件的精神嚴格管控異地授信。開展互聯網聯合貸款業務,轄內城商行、民營銀行法人原則上只能經營本行有分支機構的地域的客戶,轄內城商行分行原則上只能經營省內的客戶。 

三、規范合作穩健發展

一是銀行要進一步梳理完善與合作機構合作的協議條款,明確各自權利義務和職責邊界,明確銀行與合作機構在客戶信息共享、風險防控、不良處置化解、貸款核銷、消費者保護等領域的權利義務。二是不得接受無擔保資質的第三方機構提供增信服務以及兜底承諾等變相增信服務。三是對于無法提供貸款審查審批基本資料,或者所提供信息無法滿足貸款審查審批需要的合作機構,不得與其開展聯合貸款業務。

中國銀保監會浙江監管局

(浙江銀監局代章)

2019年1月9日

(編輯:王梓睿)
分享到:

熱門文章

編輯推薦

要聞

更多>>

精彩圖片

更多>>

編輯推薦

  • 宏觀
  • 金融
  • 產經
  • 地產
  • 政經
  • 評論
  • 生活

排行榜

  • 熱文
  • 本周熱文
  • 熱圖
  • 熱評
  • 博客
湖北11选5前三值走势图